晓夏

伍伯兰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胡须种植【视频】【母爱伟大】带娃开夜班出租的武汉单亲妈妈:车祸后失业,彷徨中仍在坚持-乌海小生活

浏览量:78

【视频】【母爱伟大】带娃开夜班出租的武汉单亲妈妈:车祸后失业,彷徨中仍在坚持-乌海小生活




武汉的单亲妈妈李少云失业了。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完了。三岁女儿依依陪她站在江汉一桥边。她感觉天塌下来了,活着没意思。她说:“依依,我们去跳桥吧。”“不要嘛。”“那妈妈跳。”“妈妈也不跳……”
8月15日晚,开了近三年出租的李少云,第一次出事故——一男子骑电动车逆向冲上机动车道,朝她的车撞过来。男子头部和腰部受伤,她和女儿平安无事。
8月18日,交警判定男子负事故主责,她负次责。 攒了三年的积蓄一下都搭进去了。雇她的出租车老板委婉地告诉她,把孩子安顿好后再上车,不再允许她带着女儿开出租车。
没了工作,李少云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她托人四处打听,哪儿有车可以开。女儿上幼儿园8000多块的学费还等着她挣。这个自诩“墙缝中野草”的女子,在成为单亲妈妈的第三年刺客甲,第一次感觉自己快被压垮了。

8月12日凌晨4点多,李少云抱着已经睡着的依依回家庞泉沟漂流。
“我不能休息”
李少云和女儿,住在武汉汉阳翠微路车站社区内一间10余平米的出租房。房间里几乎没什么像样的家具,一张放有毛绒玩具和毯子的床,一张板凳,一把路边捡来的椅子,是唯一可以坐的地方。大衣柜、梳妆台,都堆满了杂物。

常年跟着她开夜班出租的女儿,已经习惯了晚上活动、白天补觉。中午时分拨冗莅临,李少云点来三个菜招待记者——鱼块、白菜、紫菜蛋汤。她解释说,晚上开车太累胡须种植,白天只想睡觉,所以一般不会做饭,中午就从隔壁餐馆点个菜或面条塞夏吧,没吃完的带到车上当晚餐毛腿丝袜,或在机场买份盒饭。依依因为生物钟颠倒,没了三餐一说,“醒了就吃,饿了就买点”。
一次,好不容易攒起来的5000块钱房租被偷了,那是她拼命跑了三个月的车才攒到的。李少云绝望不已,但她没时间悲伤,生活还得继续,她还要想着明天怎么挣钱。
日复一日,李少云很少休息,她像马达一样不知疲倦地跑车,想为孩子的未来攒钱。
依依有时会累:“妈妈我好累啊,能不能休息一天?”
李少云有些心疼:“那你在家休息,妈妈去上班。”
依依哀求她:“妈妈,你陪着我一起休息吧。”
“我不能休息啊,休息了我们赚不到钱,明天吃什么喝什么呀。”
“好吧,那我跟你一起上班吧。”
她不愿谈及过往的经历,“以前的生活就像是电视剧里的桥段,回头想的话,可能连生活的勇气都没有。”
她说,人生的前40年,从未想过会成为单亲妈妈,“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费利佩六世。她也不止一次设想过,没带着孩子会怎样美剧汇,“如果不带孩子,我会过得很潇洒,但这不是我想要的,一旦知道孩子出了什么状况,我会痛不欲生。”
18岁时,李少云在镇上的一家纺织厂干活。在那里,她邂逅了第一任丈夫。两人是姐弟恋,对方长相帅气,很会追女孩。一年后,两人结婚。次年,李少云生下大女儿,七年后,生下小女儿。两人一起打拼,生活慢慢变好。结婚的第10年,婚姻却出现危机,李少云一度绝望到割腕自杀,却还是活了过来。2006年,李少云结束第一段婚姻。两个女儿跟着前夫生活,李少云逃离到深圳,进入一家台资企业做销售。漂泊在外的日子,她经常会想家,想女儿。
一直不愿再触碰婚姻的李少云,直至2013年7月,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位武汉黄陂的男子。对方也离过婚,带着3个孩子。李少云看中了他的勤快、能吃苦,心想“都是离过婚的,以后肯定会好好过日子”。二女儿提出想跟她一起生活,男方也同意了。于是2013年年底,两人结婚柏树籽。婚后,男方反悔不让李少云把二女儿接过来开江吧,两人为此争吵不断。次年8月,女儿依依出生。男方见生的是女儿,想将孩子送人。
2015年春节前夕,李少云带着5个月大的依依离开家来到汉阳,在妹妹家附近租了个房。房租一个月700元,身无分文的她,向亲戚朋友借了2000元才勉强支付了房租。

“不想让孩子以为,妈妈不要她了”
成为单亲妈妈后,李少云开始为生存发愁:孩子要吃要喝,拿什么养活她?她向2013年开出租车时的老板万由岚求助。万由岚说:“车你先开着露水河贴吧,租金慢慢还。”
最开始,她把女儿放在妹夫家,但是年幼的女儿总是哭着要妈妈。这之后,李少云去哪儿都会把孩子带着,“不想让依依以为,妈妈不要她了”。
2016年开始,李少云固定开起了夜班出租皇后易嫁,“晚上人要少些,车也少些,交的租金也少,而且好带孩子,白天带着孩子的话,别人一看,不会听你多解释,马上就换车。”
“这小孩蛮懂事,师傅们都喜欢跟她玩。”天河机场出租车协管员孙自元说,小女孩在车上待不住,经常跑下来玩,机场的出租车师傅和协管员们,几乎都认识依依。
胡爱松也是一名夜班出租车司机,他和李少云同在一个叫“开心车队”的微信群,里面有70多名司机,女司机才三四个。群里的师傅们同情她的遭遇,有乘客的话,都会先让给她。车子出了状况,她只要在群里喊一声,附近的师傅就会赶过去帮忙。一起吃夜宵的时候,也会叫上她,并且从不让她买单。
小依依更是深受师傅们喜爱,她只要在微信群里喊一声饿了变身武娘,就会有从市区过来的师傅给她捎吃的。“六一”儿童节那天,师傅们还特意给依依发红包,祝她节日快乐。
“只有一个目标”
李少云没想那么多,她只有一个目标——赚钱,攒钱,为孩子的未来。
然而撞车事故后,她的人生却如一艘失控的船,驶向不可测的未来。

所幸,依依上幼儿园的问题得到了解决。洪山区一家幼儿园得知李少云的情况后,表示愿意为依依提供入学机会,免三年学费。
9月11日,依依终于上了幼儿园。李少云把她送到学校后离开,依依抱着她大哭不止,“她从来没跟我分开这么久。”
幼儿园离家较远,又没有校车接送,李少云开始了每天接送孩子的生活。原本,她打算在孩子上学后,在幼儿园附近租个房子,“依依每次看到路边漂亮的房子就会对我说,妈妈,你看人家的房子好漂亮啊,我们家能不能买个好房子啊。我说,好,妈妈努力。”
说到这儿,李少云有些心酸乌龙学院,程丽莎“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给宝宝一个安稳的家。”
这个心愿在她失业后变得越来越遥远。李少云恍然觉得生活陷入到前所未有的动荡中。
重新租房需要一次交三个月的房租和押金,她拿不出来;重新开出租车得交一万元押金,她也没有;换别的工作,很难有时间接送孩子……现实的窘迫,宛如一把尖刀悬在李少云头上,她动弹不得,只能颤颤巍巍地张望,不敢轻易迈出一步放课后少年,仿佛哪一步,都没有出路。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记者问道。
“不知道,很茫然。”片刻后,她发来一行消息:“这么多年都坚持了。相信我。”
来源:综合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