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伍伯兰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自攻螺钉【视频】【百年金融】从犹太流浪者到上海大班:哈同初入上海滩-我是投资家

浏览量:118

【视频】【百年金融】从犹太流浪者到上海大班:哈同初入上海滩-我是投资家
关注我们,每天查收来自华尔街的“快递”!
导读
大班是上海滩金融历史上绕不过去的一个词。李元玲在上海开埠后,外国洋行的洋总经理,俗称为“大班”。在众多大班身上,上演了一出又一出的故事,今天的故事就是著名的大班哈同在第一次混入上海滩的见闻,让我们身临其境地感受,当年上海滩上的风物和面貌。
昔日的流浪者,经过数十年努力童心回放,自攻螺钉摇身一变,成为当年上海滩的传奇人物,造了一座选取自己姓名和爱妻姓名各一字的花园——爱俪园(又名哈同花园)。今天的故事,就从当年流浪汉刚刚踏上“上海滩”这块冒险热土开始。
哈同清同治十二年。这一年是公元1873年,鸦片战争后33年;也正是世界列强在上海用武力强迫开埠三十周年。这年夏天,一个来自印度、不满24岁的犹太青年欧司·爱·哈同,身穿深灰亚麻粗布土耳其式无袖长袍,头戴一顶夹住头发的旧便帽,束着皮革腰带来到上海滩。从印度到上海,一般只需要半个月航程,可是命运蹇涩的哈同,足足走了半年。在那恶梦似的长途跋涉中,他颠沛流离,死里逃生,幸运地从茫茫人海和生活深渊里挣扎出来时,已经是饥寒交迫、穷困潦倒的流浪汉。上海是他冒险前来谋生的终点站,如果也是和山打根、香港等地一样要靠求乞度日,以至贫病交迫得奄奄一息,则这里将是了结自己一生的墓地代嫁贱妃。《上海大班·哈同外传》插图忽然,船上响起一连串暗号式刺耳钟声,在辽阔的江面和莽莽荒野上震荡回响。接着,岸上的一个隐蔽处华夏演义,霍地冒出来几条人影,一个接着一个,手里高举闪烁着微弱火光的“马灯”,迅捷地向“天使号”奔来。顷刻间,船上的英国大副,也从船舱里闪出,走近船舷。他一手举着桅灯,一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叠信件,朝岸上的黑影喊叫:“怡和!沙逊!汇丰!……”
哈同对这诡奇的景象感到困惑,被满头卷曲金发的大副看到了,过来向他解释:就在两年前,俄国沙皇以丹麦王室的亲戚身份,指使丹麦的大北电报公司,并没得到中国同意,暗中在香港和上海之间非法设置海底电缆;又与英国合作,架设陆上电线从吴淞直通外滩。还在张华浜对岸的浦东,设立电报房,想由此沟通外国与上海的电讯。可是中国百姓群起反对,有的认为侵犯主权,有人不许外国人破坏中国风水,就暗中割电线,推倒电线木杆,予以种种阻难和破坏,使他们无法顺利使用。外国商人不得已只得仍以老办法传递信息。那些开设在上海租界里的洋行、银行,为了能尽快取得在海外的商情报告、报纸和香港总行的函件,就各自派人备马驻守在吴淞口岸。不论白天深夜太木人道,凡有洋轮抵达,就抢先拿到情报信件,快马送回洋行。谁消息灵通,交易快,谁就多赚钱。
《上海大班·哈同外传》插图东方渐露曙光。哈同性急地一一和同舱的水手们行礼告别,然后戴上便帽,围着“塔列司”,将信放进贴肉的长衣内口袋里,提起小藤箱,走上甲板。这时,岸上已经簇集着二三十个中国人,和20辆他从未见到过的独轮“羊角车”,他们是刚才“信马”飞去报信又带回来的运输队,一个个精瘦而又结实,后脑上都留着一条长长的发辫,下身一条蓝粗布扎脚长裤,有的穿一件围腰白大袄,有的只穿着褡裢背心,在肩上衬一块垫布。两人配对,用杠棒将堆在船上的数十只木箱,在大副的监视下,走过摇晃跳动的跳板,抬到岸上;再把木箱分成两叠,平衡地放到羊角车的两侧。然后,一个用绳在前面拖拉,一个在后面握住车杠,把稳方向,朝前推送。裹着铁皮的木轮,一路上发出叽叽咕咕刺耳的声响。等脚夫们将木箱运完后,哈同才郑重地向大副告别。“你不是要到沙逊洋行去吗?”大副用手指向渐渐远去装运木箱的独轮车队伍,“他们把这批‘洋药’送给沙逊洋行,你就跟他们走吧!”
哈同再一次向大副道谢行礼,离开轮船逆权侵占,急遽去追赶车队。车队在“信马”的催促下,车夫们使足力气,加紧步伐,急速地向前行进着。穿着长衣,还戴帽裹巾的哈同,直赶得浑身是汗。当他停下步,从藤箱里取出手巾抹汗时,回头发现昨夜没看到的吴淞炮台,它所有的炮眼都被击毁,大炮也几乎全被打坏。这是34年前英国入侵上海、炮击吴淞的遗迹,一直没修复,也不拆除,大概作为大英帝国侵华的胜利战果,对中国示威,向世界展览。
《上海大班·哈同外传》插图运装木箱的车队,沿着“衣周塘”堤岸(后改为军营路,即今军工路)前进。一路上坑坑洼洼,曲曲弯弯,难得看到房舍和行人,到处是污水沟和坟墩,步行了至少近二十里路,才到达苏州河北岸。那里有供船只停泊的老码头、美国使馆的旧址、浸礼会礼拜堂和一排排低矮肮脏的茅屋。沙逊洋行的仓库就坐落在礼拜堂背后,是一座四五丈高的土栈。当车夫们将木箱抬进仓库去时,从里面散发出来一阵阵醉人的香味。哈同因不熟悉,就不得不向那个头裹白布“制包”,满脸胡子管仓库的印度人问讯。仓库管理员从哈同嘴里听到家乡话,感到分外亲切。在问明来历后,就热心地回答:“哪一个沙逊洋行?是老沙逊,还是新沙逊?”
哈同没想到上海有两个沙逊洋行,也根本不知道沙逊有新老之分。可是想到自己父亲和萨拉都是印度孟买沙逊洋行的老职员,就十分肯定地回答道:“是老沙逊。”
《上海大班·哈同外传》插图“那是阿尔伯特·沙逊。”印度管理员为哈同指点老沙逊洋行的方向,“你到河边去,过韦尔斯桥,便是外滩,老沙逊洋行就在那条临江的大道上,三层高楼,一望就看到。”
哈同合着手掌,对管理员行了印度礼后,便按指点的方向走去。已经走了半天路,又饿又累,感到筋疲力尽的他,仍坚持着步行。走不多远,看到一座大木桥,横跨苏州河南北两岸,使往来南北的人不用摆渡就能直接通过。这是十多年前,一个名叫韦尔斯的英国洋行大班,为了让“信马”不因搭舢板小船渡江而耽误时机,就纠集沙逊、怡和等洋行的大班们,筹资筑造这座中间有活络板的木桥,代替摆渡。可是哈同看到在桥口有工部局警务处派来的华捕看守着,白种洋人可自由通行,华人过桥则要交3文制钱的“过桥税”,一年可以收入20000两银子呢。哈同既不是西方白种人模样,此刻又不备制钱,就没有办法过桥。正在焦急之际,桥堍有一家茶叶店设立的码头,备有两只渡船,免费接送过往行人。哈同谦恭地与船主恳商,船主把他当作沦落上海的印度人,就慷慨地答应他上船过江。船到江心,他又发现在韦尔斯桥附近,正在造一座13米宽的新木桥。同船的都在说:这是中国百姓抗议韦尔斯桥向中国人收“过桥税”的结果郭美玲,工部局就用搜刮来的捐税造成此桥。它建筑在外滩公园附近孚日吧,定名为“公园桥”。还因为造在“外摆渡”地方,又叫“外摆渡桥”。听说将来中国人在桥上通行时不必付税,可白白“摆渡”过去,所以大家都高兴地用上海话它“外白渡桥”任冶湘。
《上海大班·哈同外传》插图
哈同一登上南岸像发现一个新的天地,顿时目瞪口呆荣耀权杖,惊喜交集。那条宽敞而整洁的沿黄浦江筑道的“洋子路”(意为“供洋人住用的马路”)上,车来马往,行人不绝。面向黄浦江的一边,矗立起一幢幢巍峨恢宏的建筑物,从北到南排列着英国领事馆、怡和洋行、大英轮船公司、沙逊洋行、颠地洋行、太古洋行、汇丰银行、海关、美商旗昌洋行、东洋银行以及法国领事馆等二十多幢。有的富丽堂皇赛似宫殿,有的雄浑幽深像座城堡,海关造成楼阁飞檐的庙宇,洋行多数是石柱高楼的西式巨厦。这一长列哈同在印度孟买、香港、新加坡等地还没见到过的宏伟建筑,象征着一个新兴的城市将在这古老的国家崛起。那些沟通金融和贸易的外国银行和洋行,代表西方强国汇集在上海,使原是一片荒土的海滩,将成为一个繁荣的世界商场。
《上海大班·哈同外传》插图这伟巍新奇的景象使哈同感到欣慰,刚才还很失望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奋发起来。他充满信心和希望,越过大道,朝沙逊洋行走去。哈同花园旧址1954在哈同花园废墟上筹建的上海展览馆
本文由《我是投资家》诚意推荐,转载自学林出版社。

《百年金融》是中国第一部全方位多视角记录一百年来中国金融历史变迁的纪录片。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央电视台等单位联合出品。龙门资本作为《百年金融》的海外独家制片方,真诚地邀请您参与到《百年金融》的创作中来功夫扇第一套!
《百年金融》的详细介绍,请点此阅读。
《百年金融》系列主题沙龙
第一期《百年银行·百年金融》